言卿

【朱一龙】有个喜欢的人,是我三生有幸

     *文笔渣,写不出朱老师亿万分之一的好
——————————————————

        有个喜欢的人,真的是人生一幸。

        这个人啊,并非一定要热烈地追随他,每日每日想着他,只是在一天中的某个时间里,突然想起他了,便会觉欣喜。     

        他笑起来很腼腆,眉眼弯弯,黑黝黝的眼眸中似有星辰流转。嘴角带笑,总是微微向下撇,带着三分纵容三分无奈。

        他的眼眸很黑很亮,总是认认真真得注视着在说话的人,周身安安静静得,只用眼神适时得表达出赞同或疑惑的情绪。

        他听着别人说话时,也没有大吵大闹,可只需要看到他注视着你的眼神,便能知道,他在认真思索着你的话。

        那双眼眸中没有玩味,没有一丝轻挑,不管对什么人,对什么事,都是如此。

       他的眸子中大约是总有着水雾弥漫,所以水雾一撤去,便清澈得可人。

        我呢,即使对着他感觉自己的喜欢快爆炸了,我可以对着电视疯狂得尖叫,可若是见到他了,怕是连笑容都是笑不露齿的吧。

        他既不是久酿的陈酒,醇香引人;也非幽香的雪莲,清高冷漠;只是平淡无奇的岁月里,你见了他,只感叹一声岁月温柔。

        他似乎与拥挤的人群格格不入,可他却又密切得关注着身边的每一个人,带着小心翼翼,不讨好不卑微得关心着每一个人。

         在与他人同处的场合,他的坐姿永远规规矩矩的,透着几分乖巧和对人的重视。

         偏生搭在膝盖上的手却不安分得动作着。

         面对采访紧张了,食指微微屈着轻颤着,不知做何动作,眼眸滴溜溜地转着,透着些许慌张,不好意思地抿唇笑笑。

        听到有趣的话题,开心时,手掌微握,反复几次,克制得消化着喜悦,眼睛急忙寻找着可以分享喜欢的人。

        他大多数时候很沉默,很害羞,却非不愿表达自己的情绪。

        他很爱笑。

        面对喜悦,他笑得眼中波水盈盈,又有些害羞得拿手背挡着脸。

        面对调笑,他笑得内敛,眼角带笑,眼纹微微翘起,交睫间,连睫毛也传递着笑意。

        他向别人说话时,语调不急不缓,咬字很清晰,吐字不含糊,身体微微前倾,心明眼清,全身里外都只表达着一个意思,坦坦荡荡。

        偏生眼中却似有些不确定般,带着着期盼,眨巴眨巴得看着对面的人。

        若意识到别人嫌他讲话太慢了,便有些不知所措得笑笑,手指不自觉得向里弯曲一下,微撇一下嘴角,心中也无火气。

         面对有争议的采访,他轻笑着三言两语回答过去,似有两分随意却又有五分认真。言语中,不贬低他人也不抬高自己,平平静静,温润如玉。

        面对他人对自己事业的疑问,他认认真真得垂下眼,细细想了想,才抬起头嘴角带笑,不过分骄傲也不过分谦逊,“未来可期。”

       

无论你什么样,我都喜欢【原著向,沈巍视角】

*取梗来自微博一位小可爱

*写不出来沈巍亿万分之一的深情

*六道之中,沈巍想找到的一直是那个灵魂,可能是一棵开花的树,也可能是一只惊飞的鸟,所以他才会说,无论你是什么样,我都不介意(梗源)

————————————————————————
         沈巍在轮回里活了好久,他甚至认为自己这多出来的时间根本就是昆仑君给予他的恩赐。

        鬼王生于九幽,本是无心无魂之物,可他沈巍多么幸运,一临世,便知身世,遇所爱。

         初见昆仑君,惊鸿一瞥,乱我心曲。

         小鬼王见了他,只知道笑了,下意识的欢喜着,眼眸里的昆仑君一袭青衣,三千发丝随意地披着,小鬼王觉得,只看着这个人,他就活了。小鬼王对天下苍生丝毫没有善心,可五千年轮回,因为昆仑君三个字,沈巍有血有肉得活了五千年。

        有几年时间,沈巍看着树上那只惊飞的鸟,看着里面昆仑君的魂火鲜明得烧着,一看就是好几年。

         看着他从一只蛋里拼命地扑腾着顶破了蛋壳,沈巍担忧地眉头一直皱着,怕他出不来,也怕他太累了,嘴唇用力地抿成一条直线,似是在为他用力般。

        看着他狼狈地顶出来成了一只小雏鸟,一身蛋清,浑身灰扑扑的没几根毛,却扯着嗓子拼命叫唤,沈巍一下子笑了,弯眸里映着那只大鸟给他喂食场景,直笑了好久。

        看着他每日“吱吱吱”的叫唤着,听了很久之后,沈巍都能分出来他哪日开心,哪日不开心。

        有时候沈巍看着他毛茸茸地缩成一团睡得七仰八歪的,会自己偷偷得轻轻得“吱吱吱”叫他,眉眼温柔极了。

        有时候沈巍也会仗着他看不见自己,离他好近好近,然后直勾勾得和他大眼瞪小眼,他歪头吱一声,沈巍便也歪头吱一声。

         后来他会飞了,沈巍便离开了,在人间当了个富家公子,占了那个山头。

         有一回,昆仑君是一棵会开花的树,高高大大得活了好几百年。

         那是沈巍记忆里最开心的一段日子吧,当昆仑君由一颗种子长成一颗小树苗时,他明晃晃地化身成一只松鼠,每日里给他从溪间打来水,用一叶花瓣呈着。

        起初沈巍也跟着别的松鼠学着怎么当一只合格的松鼠,他把自己摔倒了好些次后,学会了用蓬松的大尾巴把自己支起来,扯坏了好多花瓣后,他才学会用前爪捧着花瓣,把水安安稳稳的浇在树苗上。

        他就像一只真正的松鼠一般,没日没夜的在他的树上蹦哒,叫唤,以一只松鼠的形式,一遍遍的告诉昆仑君,沈巍有多喜欢他。

        许是那每日多喝的溪水,几年过去了,树苗长啊长,个子越来越高,枝繁叶茂。有一天,沈巍在他的叶子间找到了像一粒米那样小的小花苞,连头都还没冒出来。

        可沈巍感觉自己的心窝已经被粉色的小花包围了一般,巨大的喜悦令他恨不得满林子的跑一遍,告诉所有的花花草草,飞鸟鱼虫,他的昆仑君开花了。

        有几回,昆仑君转世为人,从奶娃娃到俊朗的少年,娶妻生子,上阵杀敌。

         沈巍没敢看他,好几回,只远远的望了一眼,不敢多停留,怕自己忍不住把人留在自己身边。

         沈巍画了好多画,画里面都是昆仑君,满脸天真的奶娃娃,举着根糖葫芦吃吃笑着;穿着华裳的纨绔公子,吊儿郎当的衔着根草叶子,眯着眼躺在树下…

        沈巍不敢去看看他的昆仑君,便日日看着这些画,细细地描绘着他的眉目,想着他的昆仑君。

        这些画都是沈巍亲手画的。

        沈巍头一次拿着毛笔时,险些把那细细长长的笔折断了,他特意去跟着私塾里的老师学了该如何画画,学着把握力道拿好笔,学着蘸墨划线。

         第一次下笔时,沈巍紧张得不行,手直抖,线条弯弯曲曲的,倔强得画了好几个圆,上面的是脑袋,下面的是身体,左右的则是手。

        老师在旁边直摇着头笑,教着他画。可沈巍看着他第一副画作,一想到这是昆仑君,忍不住开心得笑了好久,看了好久好久。

         过了些时日,沈巍学会了如何画出昆仑君随意散着的三千青丝,那双看着自己便是笑意的眸子也在他的笔下,仿若初见。

        沈巍还练了一手好字,修长冰冷的手指轻轻搭在笔身上,写了满面满面的昆仑君。

        五千年并不孤独,至少在沈巍看来。

        虽然昆仑君过奈何桥,走过三生道,灵魂洗涤得干干净净,入了轮回,六道洗礼,可沈巍陪着他,花草牲畜都来了一遍;虽然五千年有些长,可昆仑君不用再操心着天地安危,这天地,沈巍给守着。

心爱的人.
【桃雪夫夫没羞没躁的幸福生活】

*本人文笔腻腻歪歪,不喜勿喷,接受建议

*爱情该有的腻腻歪歪桃雪夫夫都有

*日常小甜饼,没有剧情

心爱的人.
【桃雪夫夫没羞没躁的幸福生活】

*腻腻歪歪的爱情

*腻腻歪歪的文笔

*感谢(❁´ω`❁)

心爱的人.【桃雪夫夫没羞没躁的幸福生活】

*本人文笔很渣,很腻腻歪歪

*桃雪夫夫腻腻歪歪的日常更是没眼看

*连一点肉沫沫都不算,但是有屏蔽字眼,所以发长图了

心爱的人.【桃雪夫夫没羞没躁的幸福生活】

*本人文笔腻腻歪歪,不喜勿喷,接受建议

*爱情该有的腻腻歪歪桃雪夫夫都有

*日常小甜饼,没有剧情

第三章

    时间一晃几年,小樱上了中学,因为与小狼情投意合,于是在双方长辈的暗戳戳之下搬去了与他同居,美其名曰:增递感情。

         桃矢也以长大需要自立的理由糊弄了他的父亲,搬去了雪兔的小居,与他一起生活。
    
         几年的时间,平淡的日子总会让人忍不住急躁,但是它耐不住浓厚感情的深深缠绵啊。

       桃矢这天起的相当早,在还在酣睡的爱人额头上轻吻一下,道了早安,然后利落地穿衣起床洗漱。

         做好了早饭,又回到卧室温柔地叫醒熟睡地爱人,浅笑着享受迷糊的爱人主动奉上的早安吻。

       待雪兔醒来,桃矢也走了好一会了,他自己收拾了一番,吃了早饭,便是无事地坐在了椅子上开始打发空闲的时间了。

        雪兔虽然性格温柔,但并不喜欢去参与那些繁琐的活动,以前的高中时期好歹自己还与桃矢一起去打工,现在呢…

         一想到这,雪兔就气呼呼地鼓起脸颊。

        最近桃矢神神秘秘地不让自己出去陪他打工,总让他闲在家里,美其名曰:他要努力赚钱养活雪兔,所以雪兔就不需要出去受累了。

         “真是大笨蛋…”用这么蹩脚又真诚的理由来瞒着自己,雪兔虽然不解但心头泛起甜甜蜜蜜,微微一笑,雪兔愉快地决定了如果到时候桃矢再没有给出足够的理由,他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桃矢。

         虽然教训的方式无非就是不让他的男人上床,但是耐不住人家就是吃这一套嘛( ̄^ ̄)ゞ雪兔有些骄傲地抿着嘴,又甜滋滋地自己美了一番。

        桃矢在一家生意比较红火的餐店打工,瞅准忙忙碌碌中好不容易的空闲给他的爱人发了个信息说他中午不回去了。

         结果耐着性子等了几分钟手机并没有任何回应。很好,看来他的爱人似乎又不理他了。

         虽然这种事这几天屡屡发生,而且对于爱人难得的撒娇任性神马的,桃矢莫名的有一种蜜汁满足。

         但是!果然还是好不爽啊( ̄^ ̄)ゞ桃矢静静地站立了一会,忽得硬朗的脸颊上浮现出一抹蜜汁微笑,转身便是施施然回到了餐厅继续工作。

       阳光正好的下午,雪兔坐在桌前一手撑着腮帮,一手轻轻抚摸着桌上三人合影的照片,眼中是淡淡的迷茫与怀念。

         他想起那年樱花树下的少年们,相视的眼神带着满满将要溢出来的温柔…享受着这温馨的回忆,雪兔的眼神渐渐迷离,恍惚中似乎想到桃矢应该发信息回来了,迷瞪了一会他果断决定才不要回呢( ̄^ ̄)ゞ…

        迷迷茫茫中雪兔便这么一点点一点点地安稳睡了过去。

心爱的人.【桃雪夫夫没羞没躁的幸福生活】

*本人文笔腻腻歪歪,不喜勿喷,接受建议

*爱情该有的腻腻歪歪桃雪夫夫都有

*日常小甜饼,没有剧情

第二章 【早安吻】

      “桃矢!”雪兔站在不远处的樱花树下朝他挥手,烂漫的微笑仿佛忘记了不久前的事…他快步跑到雪兔面前,低头看向才到自己肩头的人儿,有些不满地皱眉问道:“我们是恋人吗?”雪兔本就泛着微粉的脸颊,一下又飞上绯红。

         两人静静地站立在那,樱花温柔地旋落在四周。

       这是属于桃矢的温柔,他强势但从不会逼迫我做任何事,这样温柔的桃矢啊,是我所...心爱的人啊…雪兔低着头,思绪就像是随着樱花在飞舞,不时泛起粉红色的泡泡。

         雪兔抬起头,却一下望进那双深邃的眼睛,里面翻涌澎湃的感情,简单又直接。

         雪兔觉得自己好不容易压下的害羞又要涌上来,他逼迫自己直视着桃矢的眼,正视自己的情感。

         嘴角不自觉地上扬,“嗯...我们是恋人。”

      “是恋人的话,不应该有早安吻吗?”桃矢似是有些委屈地撇嘴,他的这位恋人啊,什么都好,平常看起来也蛮大条的,怎么现在连看他一下都害羞成这样啊,这可不行啊…

        想想以后的日子,桃矢暗暗决定,为了自己的性福生活,要采取有效措施啊。

      “啊...”雪兔愣愣地看着他,不知要如何做为。看着那精致的小脸颊飞速地染上比他所预料的还要美丽的颜色,他低低地叹了一声,上前一步,长臂一挥便将那不知所措的人儿搂在怀里,“哎...要像这样懂吗…”

      雪兔觉得自己干脆害羞到爆炸好了,桃矢呼出的气息就在自己耳边拂过,这下真的连耳朵都要红通通的了。

         桃矢的脸离他愈来愈近,那棱角分明的俊脸带着一丝笑意,那看起来似乎硬硬的嘴唇,印在自己的唇瓣上,似乎软软的带着甜甜的味道。

        欸?印在...印在....印在哪...桃矢的...印在...自己的...轰地一下,雪兔觉得自己都害羞到冒烟了,他想甩开桃矢的拥抱,手臂却似没了力气,软软地搭在桃矢的肩头。

      拥着怀里的仿佛摊在自己身上的可人儿,桃矢有些遗憾地离开了那甜甜的唇,轻轻地笑道,“这个叫早安吻,今天就放过你,以后可要吻回来啊。”这害羞的恋人啊,可不能逼太紧啊。

        雪兔心头的热仿佛终于退去了一些,他用力推开了桃矢宽厚的怀抱,站定。那温柔的一吻仿佛带着桃矢的温度与爱意传达给了雪兔。

         雪兔这下觉得自己不再是只有害羞了,还有的是满满的快溢上心头的甜蜜。

        他偷偷地抬眼,却发现他的桃矢有些意犹未尽的神色。他一边在心里偷偷地宣告,这是他的男人;一边睁着眼睛,有些颤抖,带着认真与坚定,双手攀上桃矢的肩,抬脚用力将自己的唇瓣压上桃矢的嘴唇。

         看着桃矢少有的诧异,他又赶忙离开,伸手拉住桃矢的大手,带些害羞地说道:“走啊,要迟到了…”

       “好...”桃矢有些愣愣的盯着与雪兔牵在一起的手,不禁一个用力又将逃开的雪兔紧紧搂进怀里。

        将头埋在他的颈边,一遍遍说道,“我喜欢你..."
 
        雪兔有些无措地用双手拍了拍桃矢的背,“要...要上学了…”

      是啊,要上学了。

      樱花在尽情舞动,就像在祝福这对相拥的恋人。

心爱的人.【桃雪夫夫没羞没躁的幸福生活】

*本人文笔腻腻歪歪,不喜勿喷,接受建议

*爱情该有的腻腻歪歪桃雪夫夫都有

*日常小甜饼,没有剧情

【第一章】
【从一切都结束,桃雪变为普通人开始。】
  
        “桃矢...”雪兔的目光带着温柔的爱意,看向安静躺在大床上的人。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桃矢将自己的魔力给了月,让雪兔第一次不再逃避,正视了自己的身体,压下多少烦絮的心思,此刻的雪兔只愿看着自己所心爱的人啊。

        他坐在床边,手指轻轻的抚过被页,“桃矢...桃矢...”轻声喃喃的爱,都是桃矢。

      “雪兔...”桃矢有些艰难的睁开眼,他似乎睡了很久很久,身体很累,有些费事的撑起胳膊。

         却看见趴在自己身边的人儿,那静谧的睡颜,在月光下泛着白晢,竟让的他不自觉的就扬起了嘴角,真好,他爱的人还在。

       “唔...”那人轻呓一声,朦胧着眼醒来。“雪兔..欸!”他正要朝他微笑,忽得便又被扑倒在了床上,那人紧紧地搂住他,脸颊埋在他的胸前,微微地颤抖着。

         “哎,我在,我在...”抬起还僵着的胳膊,手指轻柔地抚过他的背,敛下心神,一遍遍的重复着一样的话语,安慰着不常露出脆弱神情的人儿。

        爱意缠绕在两人周围,尽管他们什么都不曾说过,但这一觉醒来,也什么都不必说了。

       垂眸看着怀里渐渐放松的身体,桃矢抬起那人缩在他胸前的脸颊,黝黑的眼睛带着坚定的情感直直的望进那双盛满不安的眸子“雪兔,我喜欢你。”

       雪兔似是一下子想起了害羞,脸通的一下烧起来,环在桃矢背上的双手一下子不知该如何动作,只得不安地握拳,他有些无措地动了动身子,却募得发现自己已被怀抱在桃矢的怀抱里。

         脸被他牢牢地制住,连低头都不可以,“桃矢...”稍稍颤抖的声音响起,他的身子又开始轻轻地颤抖,这回却是过多的害羞所致。

       放在雪兔背后的属于桃矢的大手又开始轻拍起来,安慰着雪兔快要爆炸地情绪。

       “桃矢...”尽管雪兔的牙齿还在打颤,他却是睁开了因为羞涩而紧闭的双眼,“我喜欢你...”这一眼,望进了感情的深渊,那独属于桃矢对雪兔的温柔,让他着了迷般地喃喃“我喜欢你...喜欢桃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