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卿

致白敬亭:

        清晨雨露般晶莹的模样,如一朵纯黑色的花,娇嫩而不俗艳。

        悠然自得又淡漠一人。

        舞台上绚烂的灯光似从未沾染上他丝毫,律动的身姿踩着背景劲爆的乐点,微微向下撇的眼角,黑色的眼线魅惑,面上认真且带了些狠厉的表情,在五光十色的台上投入至极。他站在名利场之上肆意,站在无数粉丝的呐喊声之中舞动,穿着嘻哈的黑夹克,破洞的黑牛仔裤,纤长的手指握着麦克风,汗水挥洒的模样分外动人,他的眼中呈着光芒,像很多人眼中都有的相似的光芒,那是凡人的最真实的欲望。

        他笑得眼角褶子都现出来,无聊时跺着脚转圈,会大大咧咧得对他的粉丝们比心说爱你们。

        而后我以为他入了这凡尘,沾染了烟火气,成了一个如你如我的人,可他下了这舞台,在暗淡的街道角落下依旧挺立的身姿,独自一人,剔透的琥珀色的眸子中却印不出喧嚣的市井。我才明了他的纯粹,纯粹为了热爱的演绎事业的热血的挥洒。

        清风朗月般的气质,细长的眼角下点着一颗朱痣,面容白净又多了些柔软,唇红齿白的纯真。

        松树叶细,直挺而随风而动,如那人在红尘间走一趟,不见摸爬滚打的狼狈,至始至终都是通透的直接的,顺事态之发展,却如旅途之客,不惧不畏的姿态面对着人言人语,似那临风欲起的白鹤,眼中只对渴望的向往,纯粹的欲望,头颅永远高昂,不言语,自是三分清高。

       静谧星河于无垠宇宙中流淌,他的故事如万山万水,极轻又极重得隐于温柔的岁月中,而现在又现于这字里行间,无法隐藏的喜爱之上。

       言卿留。

跪求草壁光的同款手链啊!!!
有没有宝贝们安利!!!
简直爱惨了!!!

【镇魂】【双生鬼王】 【指路】

双生鬼王的梗实在太带感了!!!

为面面疯魔!!!!!!

b站神仙剪辑

b站指路av26960000

【真·镇魂】【神仙剪辑】

神仙剪辑

淇奥清风:

我不允许你们没看过这个剪辑,真·神仙剪辑,完全就是原著有木有,我能吹爆啊啊啊啊啊啊啊


b站指路:
👇👇👇👇👇👇👇👇
【镇魂/巍澜】【启世】


微博指路:
👇👇👇👇👇👇👇👇
《启世》又名龙城之上下五千年,up主:yu了个kaka


【朱一龙】有个喜欢的人,是我三生有幸

     *文笔渣,写不出朱老师亿万分之一的好
——————————————————

        有个喜欢的人,真的是人生一幸。

        这个人啊,并非一定要热烈地追随他,每日每日想着他,只是在一天中的某个时间里,突然想起他了,便会觉欣喜。     

        他笑起来很腼腆,眉眼弯弯,黑黝黝的眼眸中似有星辰流转。嘴角带笑,总是微微向下撇,带着三分纵容三分无奈。

        他的眼眸很黑很亮,总是认认真真得注视着在说话的人,周身安安静静得,只用眼神适时得表达出赞同或疑惑的情绪。

        他听着别人说话时,也没有大吵大闹,可只需要看到他注视着你的眼神,便能知道,他在认真思索着你的话。

        那双眼眸中没有玩味,没有一丝轻挑,不管对什么人,对什么事,都是如此。

       他的眸子中大约是总有着水雾弥漫,所以水雾一撤去,便清澈得可人。

        我呢,即使对着他感觉自己的喜欢快爆炸了,我可以对着电视疯狂得尖叫,可若是见到他了,怕是连笑容都是笑不露齿的吧。

        他既不是久酿的陈酒,醇香引人;也非幽香的雪莲,清高冷漠;只是平淡无奇的岁月里,你见了他,只感叹一声岁月温柔。

        他似乎与拥挤的人群格格不入,可他却又密切得关注着身边的每一个人,带着小心翼翼,不讨好不卑微得关心着每一个人。

         在与他人同处的场合,他的坐姿永远规规矩矩的,透着几分乖巧和对人的重视。

         偏生搭在膝盖上的手却不安分得动作着。

         面对采访紧张了,食指微微屈着轻颤着,不知做何动作,眼眸滴溜溜地转着,透着些许慌张,不好意思地抿唇笑笑。

        听到有趣的话题,开心时,手掌微握,反复几次,克制得消化着喜悦,眼睛急忙寻找着可以分享喜欢的人。

        他大多数时候很沉默,很害羞,却非不愿表达自己的情绪。

        他很爱笑。

        面对喜悦,他笑得眼中波水盈盈,又有些害羞得拿手背挡着脸。

        面对调笑,他笑得内敛,眼角带笑,眼纹微微翘起,交睫间,连睫毛也传递着笑意。

        他向别人说话时,语调不急不缓,咬字很清晰,吐字不含糊,身体微微前倾,心明眼清,全身里外都只表达着一个意思,坦坦荡荡。

        偏生眼中却似有些不确定般,带着着期盼,眨巴眨巴得看着对面的人。

        若意识到别人嫌他讲话太慢了,便有些不知所措得笑笑,手指不自觉得向里弯曲一下,微撇一下嘴角,心中也无火气。

         面对有争议的采访,他轻笑着三言两语回答过去,似有两分随意却又有五分认真。言语中,不贬低他人也不抬高自己,平平静静,温润如玉。

        面对他人对自己事业的疑问,他认认真真得垂下眼,细细想了想,才抬起头嘴角带笑,不过分骄傲也不过分谦逊,“未来可期。”

       

无论你什么样,我都喜欢【原著向,沈巍视角】

*取梗来自微博一位小可爱

*写不出来沈巍亿万分之一的深情

*六道之中,沈巍想找到的一直是那个灵魂,可能是一棵开花的树,也可能是一只惊飞的鸟,所以他才会说,无论你是什么样,我都不介意(梗源)

————————————————————————
         沈巍在轮回里活了好久,他甚至认为自己这多出来的时间根本就是昆仑君给予他的恩赐。

        鬼王生于九幽,本是无心无魂之物,可他沈巍多么幸运,一临世,便知身世,遇所爱。

         初见昆仑君,惊鸿一瞥,乱我心曲。

         小鬼王见了他,只知道笑了,下意识的欢喜着,眼眸里的昆仑君一袭青衣,三千发丝随意地披着,小鬼王觉得,只看着这个人,他就活了。小鬼王对天下苍生丝毫没有善心,可五千年轮回,因为昆仑君三个字,沈巍有血有肉得活了五千年。

        有几年时间,沈巍看着树上那只惊飞的鸟,看着里面昆仑君的魂火鲜明得烧着,一看就是好几年。

         看着他从一只蛋里拼命地扑腾着顶破了蛋壳,沈巍担忧地眉头一直皱着,怕他出不来,也怕他太累了,嘴唇用力地抿成一条直线,似是在为他用力般。

        看着他狼狈地顶出来成了一只小雏鸟,一身蛋清,浑身灰扑扑的没几根毛,却扯着嗓子拼命叫唤,沈巍一下子笑了,弯眸里映着那只大鸟给他喂食场景,直笑了好久。

        看着他每日“吱吱吱”的叫唤着,听了很久之后,沈巍都能分出来他哪日开心,哪日不开心。

        有时候沈巍看着他毛茸茸地缩成一团睡得七仰八歪的,会自己偷偷得轻轻得“吱吱吱”叫他,眉眼温柔极了。

        有时候沈巍也会仗着他看不见自己,离他好近好近,然后直勾勾得和他大眼瞪小眼,他歪头吱一声,沈巍便也歪头吱一声。

         后来他会飞了,沈巍便离开了,在人间当了个富家公子,占了那个山头。

         有一回,昆仑君是一棵会开花的树,高高大大得活了好几百年。

         那是沈巍记忆里最开心的一段日子吧,当昆仑君由一颗种子长成一颗小树苗时,他明晃晃地化身成一只松鼠,每日里给他从溪间打来水,用一叶花瓣呈着。

        起初沈巍也跟着别的松鼠学着怎么当一只合格的松鼠,他把自己摔倒了好些次后,学会了用蓬松的大尾巴把自己支起来,扯坏了好多花瓣后,他才学会用前爪捧着花瓣,把水安安稳稳的浇在树苗上。

        他就像一只真正的松鼠一般,没日没夜的在他的树上蹦哒,叫唤,以一只松鼠的形式,一遍遍的告诉昆仑君,沈巍有多喜欢他。

        许是那每日多喝的溪水,几年过去了,树苗长啊长,个子越来越高,枝繁叶茂。有一天,沈巍在他的叶子间找到了像一粒米那样小的小花苞,连头都还没冒出来。

        可沈巍感觉自己的心窝已经被粉色的小花包围了一般,巨大的喜悦令他恨不得满林子的跑一遍,告诉所有的花花草草,飞鸟鱼虫,他的昆仑君开花了。

        有几回,昆仑君转世为人,从奶娃娃到俊朗的少年,娶妻生子,上阵杀敌。

         沈巍没敢看他,好几回,只远远的望了一眼,不敢多停留,怕自己忍不住把人留在自己身边。

         沈巍画了好多画,画里面都是昆仑君,满脸天真的奶娃娃,举着根糖葫芦吃吃笑着;穿着华裳的纨绔公子,吊儿郎当的衔着根草叶子,眯着眼躺在树下…

        沈巍不敢去看看他的昆仑君,便日日看着这些画,细细地描绘着他的眉目,想着他的昆仑君。

        这些画都是沈巍亲手画的。

        沈巍头一次拿着毛笔时,险些把那细细长长的笔折断了,他特意去跟着私塾里的老师学了该如何画画,学着把握力道拿好笔,学着蘸墨划线。

         第一次下笔时,沈巍紧张得不行,手直抖,线条弯弯曲曲的,倔强得画了好几个圆,上面的是脑袋,下面的是身体,左右的则是手。

        老师在旁边直摇着头笑,教着他画。可沈巍看着他第一副画作,一想到这是昆仑君,忍不住开心得笑了好久,看了好久好久。

         过了些时日,沈巍学会了如何画出昆仑君随意散着的三千青丝,那双看着自己便是笑意的眸子也在他的笔下,仿若初见。

        沈巍还练了一手好字,修长冰冷的手指轻轻搭在笔身上,写了满面满面的昆仑君。

        五千年并不孤独,至少在沈巍看来。

        虽然昆仑君过奈何桥,走过三生道,灵魂洗涤得干干净净,入了轮回,六道洗礼,可沈巍陪着他,花草牲畜都来了一遍;虽然五千年有些长,可昆仑君不用再操心着天地安危,这天地,沈巍给守着。

心爱的人.
【桃雪夫夫没羞没躁的幸福生活】

*本人文笔腻腻歪歪,不喜勿喷,接受建议

*爱情该有的腻腻歪歪桃雪夫夫都有

*日常小甜饼,没有剧情

心爱的人.
【桃雪夫夫没羞没躁的幸福生活】

*腻腻歪歪的爱情

*腻腻歪歪的文笔

*感谢(❁´ω`❁)

心爱的人.【桃雪夫夫没羞没躁的幸福生活】

*本人文笔很渣,很腻腻歪歪

*桃雪夫夫腻腻歪歪的日常更是没眼看

*连一点肉沫沫都不算,但是有屏蔽字眼,所以发长图了